欢迎校友回家 !!

学校主页 ·  加入收藏

金生杨编《蜀道行纪类编》出版

时间:2017-09-21 编辑: 浏览量:

书名: 蜀道行纪类编(46册):西华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资料丛刊
编著者 :金生杨主编
出版社: 广陵书社
定价:39800,00
出版年:20177
     
行纪者,记其行者也,或亦称纪行。其体裁大要有诗与文两种,而赋与图亦间与焉。究其初,或因役而行,是为行役;或因游而行,故有游记。游记记其游,而游亦行也,行不必游。逐日而行,或逐日而记,故有日记似行纪,亦有行纪如日记者。然日记记逐日之事,其事未必皆与于行;而行纪记其行,亦未必皆系日而记。
     
行纪有纯文、纯诗者,亦有诗文间杂者,有仅为文不为诗者,也有仅为诗不为文者,还有诗、文并作,又分而行之者。就其内容而言,也非纯然一致。诗有咏行、咏景、咏史、咏怀,间杂他作者,而文主要记行程见闻,也写景状物,考据故实,辨析疑误,包括所经道路里程、水陆交通、气候物产、山川形势、地理沿革、名胜古迹、关塞建筑、典故遗闻、土风民俗、赋税徭役、交游燕会、书画鉴定、相关考据、所任役事,等等不一,内容丰富而多样。阅读行纪,我们既可以跟随他们的笔墨,感受沿途的历史、风光,也可以藉此了解古代为官之道、驿道运行等制度,对道路交通、地方历史、相关行役官事有更为真切而具体的感受。由于其涉及面极广,提供的史料翔实丰富,故在历史研究、旅游开发、文学创作、方志编修、地方建设等众多领域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,是值得珍视的一笔宝贵财富。
行纪往往前后相续,前人创之,后人读而向往,承前人之风而续之。故较相竞胜,踵事增华,自出机纾,补所不足,而出人意表,但亦有陈陈相因,踵谬传讹,无多新见者。各行纪皆因时而作,有特定的时代信息,前后对比,异同互现,足考时代因革变迁,故王士禛以为“参互考之,可以观世变”。孟超然称奉使者率藏行纪于箧中,是行纪又为往来者指示路径、考镜借鉴之资。
    
行纪之作,由来甚远。嫦娥奔月,夸父追日,可谓最简洁而神秘的传说式行纪。若其详,汲冢书《穆天子传》记周穆王驾八骏,西巡天下以见西王母,实开其先。至唐李习之翱《来南录》一卷,记其应岭南节度使杨于陵征召,往任幕僚,由洛阳抵岭南,经今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浙江、江西、陕西、广东等省,历程七千六百里,纪来南原因、行程,所经名山胜景,总结路程,统计水陆里数,颇为典范。曲园俞樾氏称:“文章家排日纪行,始于东汉马第伯《封禅仪记》,然止记登岱一事耳。至唐李习之(翱)《南行记》、宋欧阳永叔(修)《于役志》,则山程水驿,次第而书,遂成文家一体。然其书颇略,聊存游迹而已,未足模范山川,镌劖造化也。”宋代以来,此“文家一体”大放异彩,而明徐霞客因游而记,又推致其极。
     
巴蜀山川奇秀,人文甚盛,自古引人注目,故蜀道纪行者颇众。明郭子章称:“晋王逸少(羲之)闻成都有汉讲堂,秦城池、门屋、楼观,慨然远想,欲一游目。其与周益州(抚)书,数致意焉。左太冲(思)欲作《蜀都赋》,诣著作郎访岷、邛之事。盖蜀之奇,往往系人思如此。故曰游谈者以为美,造作者以为程也。”清王士禛则称:“汉唐已来,志于常氏,赋于左氏,传于陈氏、勾氏,记于谯氏、韦氏,图于宋氏,诗于杜氏,堂哉皇哉!后有作者,可以槖笔而退矣。至述征之作,则韦庄、李用和辈不甚着于世,而陆游之书独传。”常璩《华阳国志》、左思《蜀都赋》、陈寿《益部耆旧传》、勾延庆《锦里耆旧传》、谯周《三巴记》皆记蜀事,而韦庄《蜀程记》、李用和《游蜀记》、陆游《入蜀记》则蜀道纪行之作,杜甫蜀中诗又多关于行。此外,如唐王勃《入蜀纪行诗》、刘禹锡《吴蜀集》、段成式《游蜀记》、韦庄《峡程记》亦有与焉。唐玄宗、僖宗先后幸蜀,故有宋巨《明皇幸蜀记》、李匡文《明皇幸蜀广记图》、李思训《明皇幸蜀图》(一名《行幸蜀川图》)、王坤《僖宗幸蜀记》,以记二帝入蜀行程故事,颇传于世。时至宋代,蜀道纪行之作,尤为兴盛。眉山三苏《南行集》、陆游《东楼集》、范成大《西楼小集》等以诗纪行,陈延禧《蜀北路秦程记》以文纪行者虽不独传于世,而陆游《入蜀记》、范成大《吴船录》已然流芳百世,仪范后代,为自来入蜀者所必阅。清代、民国,西夷窥视康藏,东洋侵我中华,中外西蜀之行者济济焉,而记其事者尤众。相较而言,清及其以前,以行役者居多;民国以来,以游历者为众。就行役而言,或出使、或任职,或因公,或缘私,又以主典试、任学政者为多,盖以本职于文故也。就其行走道路而言,大要以出入巴蜀的川北金牛道、川东岷江及长江水道,以及出入康藏的川南、川西道为主,也有学政按蜀之路、川东陆路、川滇路、东出之小川北路,以及其它出入巴蜀的道路。
     
本编所录蜀道行纪,以专著为主,间及单篇,而于游记、诗集略宽其限,故其内容有未尽属行纪而又实关于蜀者。梁启超言:“自春秋以降,我族已渐为地方的发展,非从各方面综合研究,不能得其全相”,“了解整个的中国,非以分区叙述为基础不可”。蜀道行纪虽不限于蜀,但终属于区域之记,却又通过交通路线,以蜀为中心,联系于中华大地。当前我国正着力于构建“一带一路”的全球性战略,打造“丝绸之路”经济带。蜀道作为连接南北、贯穿东西、连通陆海的重要水陆交通线,作为丝绸之路的关键性链接点,作为西部社会经济文化的大动脉,迎来了带动发展的大好机遇,也引起了举世瞩目的关注。通过本编,足以让我们感受蜀道、丝路的辉煌历史与深厚的文化积淀,也足以开阔我们的眼界,从中找到沿线各地的优长,为社会经济和文化建设做出更大的贡献,并反过来让蜀道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!